集团人物专访
Group interview

集团人物专访

张平花

圆方物业二公司三项目部经理

蓝色工装伴春秋

集团总裁  薛 荣

为当保洁员她竟然改小了年龄

随着公司的快速发展,我下基层的机会越来越少,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到了张姐所在的项目部——中国联通公司郑州分公司,她得知我来,气喘嘘嘘的从营业厅跑到办公楼迎接我,我看到她还是那身洗得干干净净的蓝色工装,但我突然发现她老了,虽然她染过头发,但是遮不住她满头的白发,在原来白净的脸上,竟然出现了皱纹,而且牙也掉了,嘴也瘪了,我一把把她抱在怀里,让我思绪万千……

记得那是1995年10月,那是一个丰收的日子,公司刚刚成立一年多就创造了不少的业绩。在那个月,我们中了一个保洁项目的大标,进驻郑州市电信局,如今的电信局几经华丽转身,已成为现在风光无限的联通公司。当时我们在电信局门口招聘保洁员,九十年代,是咱们国家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期,在这个转型期,我们很多国有企业做出牺牲,很多姐妹也在这转型期因企业破产成了下岗工人。而郑州的西区是当时红遍全国的纺织城,国棉一厂至六厂,几十万人在那里工作生活,而张姐所在的河南第一纺织器材厂随着六家国棉工厂的倒闭而随之倒闭,即便是一个保洁员的岗位,都有很多人去挣,那个时候我们把年龄限制到不超过36岁。当年48岁的张姐为了能够得到这份工作,为了能够养家糊口,从不打扮的她破例把自己打扮了一下,到招工处报名时,她说自己只有36岁,还说户口本丢失,等补好后再拿来让我们看。那时候的张姐,高挑的个子,齐耳短发,白净的脸庞,一看就是一个精干利索的人,在众多的应聘者中,我们选用了她。直到她从员工岗位做到经理岗位填写详细档案资料时,我们才知道她当年瞒报了自己的年龄。我很幸运,当时因为有缘录用了她,她在电信局从员工晋升到了班长,从班长晋升到了项目经理,她一干就是十八年。她所在的项目点自从她接管以来,正是因为她的严格管理,以身作则,亲力亲为,始终被物业公司树为标兵和免检单位。

18年的春夏秋冬,让当年神采奕奕的张姐在圆方已经度过了她66岁的生日。无论是在政府还是在国企,她早就到了退休年龄,圆方公司舍不得她离开,和她朝夕相处的50多名姐妹更舍不得她离开,而如今的她,仍然战斗在第一线。

我们相约2014年,圆方的20周年庆典大会上,我们都将转岗,我相信,我们永远都会怀念曾经为找工作隐瞒年龄的张姐。


为维权让姐妹无家可归

我们公司主要是以做保洁和家政为主,张姐所负责的项目部主要是电信局、办公大楼和营业厅的卫生保洁,当时我们公司人员构成有四个80%,下岗工人占80%,女职工占80%,36岁以下的员工占80%,初中以下文化程度占80%,所以她的班青一色的娘子军,而大多数的员工都因为企业破产下岗,家庭非常困难,她们都非常珍惜这份工作,当时每月260元钱的工资是她们养家糊口的最主要经济来源,所以我们对员工承诺:按时足额发放工资,而这个承诺,我们一直坚守了19年,我相信圆方会成为百年企业,我们的承诺也会坚守百年。记得那是2002年的元月,临近春节,她班上的一个姐妹因遭家庭暴力被打得鼻青脸肿,戴个眼镜戴着口罩上班,她忍着疼痛低着头拖着地刷着厕所,张姐查岗时发现她躲在楼梯拐角的工具间发呆,问她发生了什么事,不问则罢,一问她却放声大哭了起来,原来他老公也下了岗,又找不到工作,心情郁闷,在家酗酒,她埋怨了两句,结果老公借着酒劲把她打了,姐妹们一听都炸了锅,正巧那天我去查岗也得知此事,义愤填膺,下了班随张姐和她的姐妹们一起来到受伤的员工家替她维权,见到他老公,我们群起攻击,连骂带推,只差巴掌没打他脸上,她老公开始嘴还很硬,到后来抱着头,蹲在墙角哭泣。我和张姐以为替姐妹出了气,我们以为替姐妹维了权,但万万没有想到,我们走后,这位姐妹不但又挨了一顿打,并且还被赶出家门,无家可归。事后让我们知道好心办了坏事,不但没帮到姐妹,而且令她雪上加霜,这件事对我触动特别大,我们姐妹中受家庭暴力的人,随着员工人数的增加也不断增加。当发生家庭暴力时女人往往是弱势的一方,常言说后退半步海阔天空。但是谁又给这些弱势姐妹后退半步的避风港呢?当妇联得知我们想帮助忍受家暴的姐妹时,在区妇联魏金英主席的帮助下,2003年4月8日,是以“妇联牵头组织、企业赞助管理、社会积极参与”为指导思想,构建一个以企业为依托,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的常设维权机构,圆方妇女儿童庇护中心,开创了河南省保护弱势群体工作的先河。

近10年来,妇女儿童庇护中心以“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抚慰妇女儿童心灵创伤、解决妇女儿童生活困难、重塑妇女儿童人生信念”为宗旨,制定了严格的接待制度、方便的安置程序和温馨的庇护须知。并邀请了区政府、妇联、司法、医务、民政等有关部门领导及专业人士40余名,组成了一支有爱心、讲奉献、懂法律、懂政策、懂心理的志愿者服务队伍,免费为受庇护的妇女儿童提供食宿、心理咨询、政策咨询、法律帮助、技能培训,中心还根据她们的各自特长,妥善安排其就业,使这些身心受到严重创伤的妇女在庇护中心得到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救助,重新扬起了生活的风帆。中心现在机构健全、制度健全、管理科学、庇护配套设施齐全,在构建和谐社会的进程中释放着自己的光和热。遭受到家庭暴力和心灵摧残、流离失所的姐妹们,在妇联这个 “娘家”,在圆方这个避风的港湾,得到了帮助和救助,许多妇女姐妹由万念俱灰到重新扬起生活的风帆,走向自立自强。十年来,圆方妇女儿童庇护中心累计帮助弱势妇女儿童300多名,其中43名妇女在接受培训后走上工作岗位,有许多家庭重归于好,有不少流离失所、家庭贫寒的儿童重新踏入校门,还有众多施暴的男人得到了法制教育。圆方的付出得到了回报,十年来,公司先后荣获国家、省、市多项先进集体及先进个人荣誉称号。每当我捧起这一座座奖杯的时候,我就想起了张姐帮我带上的维权之路,也正是因为张姐的朴实和正义引发了我成立救助中心,才使得这些姐妹们得到帮助。虽然第一次维权已经过去了十年,但此时此刻我仍然想说:谢谢张姐,替那些受到过帮助的姐妹谢谢张姐。


为圆方创业血染工地

1996年公司在姐妹们的共同努力下,已经发展到了近500人。当我得知银基商贸城一期工程即将完工,要选用保洁公司时,我只身来到银基商贸城的老办公地点,一声不吭的为他们打扫起厕所来,整整干了7天,将满地污垢的厕所刷洗的干干净净。此事也感动了银基的老总,他说:“你一个老总都能这样干,你的员工也一定能这样干,银基的保洁活就交给你们公司了。”记得我们进驻时,时间紧、任务量大,为了完成开荒任务,我们通知各项目部经理,下班后将员工集中到银基开荒现场。啃几口烧饼,领了工具按照分工就开始了开荒工作。记得那天有点像“淮海战役”,四层商场布满了我们300多名员工,没有埋怨、没有聊天、没有怠工都低着头用心的干。在那个年代我们开荒经常干通宵,第二天洗把脸又回到自己的岗位,我们都是连续工作了36个小时。张姐带的团队工作干的又快又细,经常会提前完成任务。但他们并不走,而是主动去帮助其他团队。每当过了深夜12点,我们都会安排人员去买烧饼和咸菜,端来一缸缸自来水,满身的尘土个个跟花猫一样,但并不影响我们围在一圈吃着、笑着,年轻人还会打闹着,好像有使不完的劲,稍加休息又各自带着团队继续战斗。记得凌晨4点左右由于我们的玻璃擦的太干净了,工程队的孙保相急着去取工具,慌忙中一头撞在厚厚的玻璃隔板上,他个子大走得又急撞得满脸都是血,把大家都吓坏了,赶紧把他送往医院,谁知道张大姐在负一楼擦拭商户的门时,拉上去的卷闸门突然掉了下来,实实在在的砸在了张大姐的左手上,顿时血流不止。当时我还在医院照顾孙保相,我哥哥薛山开着车将张姐送到了医院,由于血流的太多,坚强的张姐没有吭没有喊,而我那七尺男儿的哥哥竟然晕了过去。那天虽然大家把活干的很漂亮,并按时完成了任务,受到了客户的表扬,但是第一次出现了两个工伤事故,着实把我吓的不轻。好在孙保相只是皮外伤和流了鼻血,而张姐却缝了十一针。至今她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活动都不是那么自如。创业的艰辛、兄弟姐妹的拼搏精神,无时无刻不感动和鼓励着我。十几年过去了,每当我对年轻员工做培训的时候,谈起我们当初的创业都会情绪激动,都会泪流满面。圆方有今天的辉煌是多少个像张姐这样的老员工和我一起并肩战斗。他们不但为圆方流汗、流泪而且为圆方流血,他们是圆方当之无愧的功勋。


为一双儿女独挑家庭重担

2005年的7月1日前夕,58岁的张姐终于在党旗下庄严地举起了右手,鲜红的党旗映红了她的脸庞,仪式结束后,她激动地拉着我的手说:“入党是我三十多年的心愿,当时我在工厂的时候就积极写了入党申请书。”那天我们聊了很多,张姐是一个将快乐和幸福挂在脸上,将困难和无助埋藏在心里的人,1964年17岁的她初中毕业就参加了工作,在河南第一纺织器材厂当了油漆工。油漆工工作环境很差,气味很大,在这个岗位上,80%都是男工,而就她这为数不多的几个女工却干得让男工们刮目相看。由于她的出色表现,也赢来了众多追求者,在电缆厂工作的一个小伙子博得了她的芳心,随后他们组建了幸福家庭,有了一双可爱乖巧的儿女。但正当一家人沉浸在幸福之中时,她年近34岁的老公突然病故离开了人间,离开了这个幸福的家庭,而且也永远离开了张姐。其实我很难理解,不到三十岁的张姐是如何拉扯一双儿女并照顾公公婆婆,坚强地走到了今天。我很难想象,当她病了的时候,谁来照顾她?当孩子住院的时候,谁来支持她?当她受委屈的时候,谁来安慰她?当她困惑的时候,谁来为她分担?如何让儿女在这个单亲家庭里健康成长?每个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但是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而张姐家庭的不幸,是什么力量支撑着她,把所有的痛苦埋藏在心里,挺起腰杆,独自支撑着这个家。现在我明白了,为什么她要改年龄,扮年轻,来应聘这个保洁岗位;为什么如此的珍惜保洁岗位,哪怕是又脏又累,甚至还受委屈,因为那每月260块钱的微薄收入却是她这个不幸家庭的唯一生活保障。为了能保证拿到全额工资,她不敢请假,甚至不敢生病,张姐的家庭的不幸和她的坚持深深地震撼了我,也引起了我公司的高度重视,我们仅在管理层调查中,就有二十多名单亲妈妈,从那时候起,我们成立了一个单亲妈妈俱乐部,定期搞活动。记得每年的中秋节,我们都会请单亲妈妈开茶话会,品月饼,说心里话。我总会说,希望明年不再见到她们,大家都找个好人嫁了吧,人生还有很多美好的时光,即便是老了也需要一个伴,但是张姐这么多年为了家庭,为了儿女,始终没有迈出这一步。她的一生都在为儿女活着,为家庭活着,也为圆方活着,如今她已经是苦尽甘来,女儿女婿家庭幸福美满,并于1996年她就幸福地当上了姥姥,而在2002年她娶上了漂亮的儿媳妇,并在2003年当上了奶奶,我们从内心里敬佩她,更是祝福她们全家永远幸福安康。


变的是岗位不变的是工装

张姐从1995年来到公司,就穿上了一身崭新的宝蓝色工装,当时的这个工装我还是模仿亚细亚员工服装稍加改动而制作的。近二十年来,公司的保洁服装已由当时的一种增加到现在的几十种,仅保洁服装就有办公楼保洁装、医院保洁装、商场保洁装、道路保洁装、清洗保洁装等等,但唯独宝蓝色的工装仍然穿在我们很多项目点的保洁任务。这么多年过去了,它仍然不失大方和时尚,而张姐的这身保洁装,穿旧了洗白了,更换了好几身,她从员工做到了项目经理,原本可以穿上漂亮的西装,打上漂亮的领花,再拿上一个检查表,像一个职业白领一样来回巡查,可她却说,穿着西装没法干活,穿着西装和员工的距离就显得远了。她从来也没把自己当领导,项目中的姐妹总有人因各种原因请假,她都主动去顶岗,每次大型开荒,我们看到个别项目经理都是在来回转,来回看,而她终于是和员工一起干,有时候我们铲地,一蹲都是好几个小时,年过花甲的大姐,却和很多年轻人一样在坚持。2009年的春节团拜会上,张姐被公司评为先进,我们要求所有的项目经理必须着晚装上台领奖,她很为难,说一辈子也没有穿过这样的服装。记得那天我把自己的一袭黑色的礼服硬穿在了她身上,还将一套珍珠项链挂在了她的脖子上,帮她花了妆,还将她的头发高高盘起,帮她打扮完毕,我突然愣住了,这还是张姐吗?这还是那个整天穿着蓝色工装蹲在地上刷厕所的张姐吗?这还是那个一辈子只买两块钱一瓶友谊牌雪花膏的张姐吗?此刻的张姐高贵优雅,光彩照人。她说圆方给了她很多第一,而此刻脱下工装穿上漂亮礼服的她更多了一份自信,张姐的美在于她不懈的坚持,她坚持独自抚养儿女,扛起这个家。如今天的家很幸福,她坚持三十多年来写入党申请书,不放弃对党的追求,如今她入了党。她坚持十八年来蓝色工装不换,如今的她赢得了公司的信任和姐妹们的尊重。

张姐是我们那个年代朴实的员工代表,是我们那个年代坚强的母亲代表,她这种对企业的忠诚与坚持和对家庭的无私丰献将会激励着我们更多的圆方人以她为榜样,她的这种精神也正是圆方的精神。




上一篇:李莹波